同时涉及终局裁决和非终局裁决,公司该如何救济?

首页    律师文集    劳动争议    同时涉及终局裁决和非终局裁决,公司该如何救济?

 

最近接到客户委托,是一个劳动争议案件,仲裁案件在舟山普陀,用人单位所在地在上海。客户在收到劳动仲裁裁决书后委托我们在上海起诉。这个案件同时涉及到终局裁决和非终局裁决,但特别之处就在于这个案件有两份裁决书。

 

以往的经验是,同一个仲裁案件既涉及到终局裁决又涉及到非终局裁决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四条的规定,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的同一仲裁裁决同时包含终局裁决事项和非终局裁决事项,当事人不服该仲裁裁决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按照非终局裁决处理。再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的规定,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仲裁裁决后,当事人对裁决中的部分事项不服,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的,劳动争议仲裁裁决不发生法律效力。也就是说用人单位对仲裁裁决中非终局裁决的部分提起诉讼的,裁决书全部不发生效力,一审法院应就全案进行全面审理作出裁判。

但在这个案件中,仲裁委就同一个案件分别做出了XXX-1号终局裁决和XXX-2号非终局裁决,而且在两份裁决书中明确列明了仲裁裁决的类型以及救济途径,既终局裁决的申请撤销、非终局裁决的起诉。那么这种情况下用人单位该如何进行救济,我也做了一番检索。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可能在于人社部修改了《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办案规则》。2009年1月1日颁布施行的《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办案规则》第四十九条规定,仲裁庭裁决案件时,裁决内容同时涉及到终局裁决和非终局裁决的,应分别作出裁决并告知当事人相应的救济权利。以往实践中的做法通常是仲裁委在一份裁决书中列明终局裁决和非终局裁决事项,在回到前面提到过的司法解释,在理解和衔接上不会产生分歧,既用人单位对非终局裁决起诉,按照非终局裁决处理,劳动仲裁裁决不发生法律效力。但在2017年7月1日起施行的《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办案规则》中,第五十条第四款规定,仲裁庭裁决案件时,裁决内容同时涉及终局裁决和非终局裁决的,应当分别制作裁决书,并告知当事人相应的救济权利。在《浙江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终局裁决适用规定》第三条第一项中规定,对同时涉及终局裁决和非终局裁决的案件,裁决书编号通过在裁决书案号加阿拉伯数字的方式予以区别。如:终局裁决书编号:×劳人仲案字〔20××〕第××—1号;非终局裁决书编号:×劳人仲案字〔20××〕第××—2号。

 

那么这到底是一个裁决的两个部分,还是两个裁决?对非终局裁决不服,终局裁决发布发生效力?这就导致了在仲裁规则和司法解释在理解、衔接以及适用过程当中会产生困扰,最起码给我造成了很大困扰。为此我又进行了相关检索。

 

首先,广东的规定最为明确。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广东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2018年7月18日联合发布《关于劳动人事争议仲裁与诉讼衔接若干意见》,其中第二十三条规定,申请人的仲裁请求同时涉及终局裁决事项和非终局裁决事项的,仲裁机构在同一份裁决书中分别列明终局裁决事项和非终局裁决事项,并分别告知权利救济途径,视为已分别制作仲裁裁决书。说白了也就是沿用以前的做法,但认可原来的做法符合人社部新的仲裁规则。这样在与法院、与司法解释的理解、衔接和适用上就不会产生混乱。

 

其次,通过对部分中级人民法院案例的检索可见,至少这些法院认为,对非终局裁决提起诉讼的,仲裁裁决均不生效,全案应由基层人民法院审理,终局裁决的部分不再需要像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例如:

(1)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苏10民特32号

本院认为,仪征劳仲委就成昌新诉吉仕佳公司劳动人事争议一案分别出具终局裁决书和非终局裁决书。吉仕佳公司已就非终局裁决向江苏省仪征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劳动争议司法解释(一)》第十七条规定,吉仕佳公司就其对终局裁决的异议应在该诉讼中一并主张。现吉仕佳公司在已就非终局裁决书向江苏省仪征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情况下,同时向我院申请撤销终局裁决,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劳动争议司法解释(三)》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规定,应当裁定驳回申请。综上,吉仕佳公司的申请不能成立。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劳动争议司法解释(一)》第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劳动争议司法解释(三)》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规定,裁定如下:驳回申请人扬州吉仕佳鞋业有限公司的申请。

本案还曾作为经典案例登载于《人民司法·案例》2018年第32期第55-58页,作者刘文辉、李春艳、杨帆、葛盈盈,作者单位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苏01民特238号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四条规定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的同一仲裁裁决同时包含终局裁决事项和非终局裁决事项当事人不服该仲裁裁决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按照非终局裁决处理。现南京市江宁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的宁宁劳人仲案字[2019]第428-2号仲裁裁决系非终局裁决诚诺公司已就该仲裁裁决向南京市江宁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该仲裁裁决与本案所涉宁宁劳人仲案字[2019]第428-1号仲裁裁决系同一仲裁裁决故诚诺公司向本院申请撤销南京市江宁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的宁宁劳人仲案字[2019]第428-1号仲裁裁决不符合人民法院审查终局裁决的受理条件应当按照非终局裁决处理。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五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四条规定裁定如下:驳回申请人诚诺未来(北京)工程技术有限公司的申请

3)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皖01民特189号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四条规定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的同一仲裁裁决同时包含终局裁决和非终局裁决事项当事人不服该仲裁裁决向人民法院起诉的应当按照非终局裁决处理。本案中因合肥盛大电力安装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已就非终局裁决事项向人民法院起诉仲裁裁决应按照非终局裁决处理。因此对合肥盛大电力安装工程有限责任公司要求撤销终局裁决事项的请求应依法予以驳回。据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四条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合肥盛大电力安装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的申请。

4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苏07民特32号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四条规定本案同一仲裁裁决既包括终局事项又包括非终局事项当事人不服该仲裁裁决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按照非终局裁决处理。故本案申请撤销连劳人仲案字〔2018〕第525-1号仲裁裁决应当按照非终局裁决处理。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十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申请人江苏鼎域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申请。

5)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黑06民特124号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四条规定“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的同一仲裁裁决同时包含终局裁决事项和非终局裁决事项当事人不服该仲裁裁决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按照非终局裁决处理。”依据该条规定大庆市红岗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庆岗劳人仲字(2018)第30-1号终局仲裁裁决及庆岗劳人仲字(2018)第30-2号非终局仲裁裁决申请人大庆市中瑞燃气有限公司已针对庆岗劳人仲字(2018)第30-2号非终局仲裁裁决向大庆市红岗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故双方当事人之间的劳动争议应当由大庆市红岗区人民法院进行审理。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四条《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八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申请人大庆市中瑞燃气有限公司要求撤销大庆市红岗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的庆岗劳人仲字(2018)第30-1号仲裁裁决的申请。

6)阿拉善盟中级人民法院(2019)内29民终313号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的规定劳动争议仲裁裁决的类型分为终局裁决和非终局裁决针对不同类型的裁决劳动者和用人单位选择向人民法院起诉或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仲裁。本案中阿拉善盟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作出的阿劳人仲裁字(2019)第34-1号和第34-2号仲裁裁决是对终局和非终局裁决事项进行了分类裁决事实上是一个仲裁裁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四条规定“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的同一仲裁裁决同时包含终局裁决事项和非终局裁决事项当事人不服该仲裁裁决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按照非终局裁决处理”即当事人对劳动争议案件的仲裁裁决不服的可以自收到仲裁裁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阿拉善盟新星石油科技有限公司向一审法院的起诉符合受理条件一审法院裁定不予受理不当应予撤销上诉人阿拉善盟新星石油科技有限公司的上诉理由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三十二条规定裁定如下一、撤销阿拉善左旗人民法院(2019)内2921民初1988号民事裁定;二、本案指令阿拉善左旗人民法院立案受理。

7)当然也有处理方式略有不同的: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20)津01民特39号

本院认为劳动者就终局裁决及非终局裁决均未起诉用人单位既向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终局裁决又因不服非终局裁决向基层人民法院起诉的中级人民法院应撤销终局裁决由基层人民法院就全案统一审理。现双方当事人已就津西青劳人仲裁字(2020)第8-2号裁决在天津市西青区人民法院进行诉讼故津西青劳人仲裁字(2020)第8-1号裁决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适用法律、法规确有错误的”情形应当予以撤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七条第一项、第四十九条规定裁定如下撤销天津市西青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津西青劳人仲裁字(2020)第8-1号裁决。

 

我个人的观点认为,用人单位就非终局裁决部分起诉的,全案应按照非终局裁决处理,终局裁决的部分也不生效,应由受理起诉的法院全面审理并作出裁判。比如在非终局裁决争议的审理过程中,认定双方根本不存在劳动关系;又如,劳动争议通常涉及到劳动报酬、工伤医疗费、经济补偿或者赔偿金等的支付,结果在非终局案件审理中对工资标准、加班工资基数、前十二个月平均工资等作出新的认定,那么终局裁决的依据就不存在了,此时若终局裁决还有效,可以想象一个生效仲裁裁决和一个生效判决里面的计算标准竟然不一致,势必导致新一轮的理解衔接适用混乱。我个人的建议是,在明确的规定出台之前,最好还是分两步走,一方面要就终局裁决部分向有关法院申请撤销并说明已就非终局裁决部分向基层法院起诉;另一方面就非终局裁决部分起诉时,也要对终局裁决部分并提出主张。此外还要与相关法院充分做好沟通。

 

最后,说一下我这个案子的处理情况:最初拿到案件材料时我们认为,此类情况略为特殊,又涉及到两地法院,实践中的处理可能会产生争议,最好同时申请撤销和起诉,即便舟山中院认为终局裁决部分不生效,全案应由受理非终局裁决争议的基层法院审理,也应该以书面裁定作出,避免我方丧失救济途径但客户也有自己的坚持。于是我们只能就全案向上海法院起诉,并将相关案例与观点提供给法院参考。经过几轮沟通下来,法院还是没有处理我们关于终局裁决这一部分的请求,驳回了这一部分的起诉。法院的观点是认为本案中这还是两份裁决书,而且已经分别明确说明了救济途径。

 

我本人还是坚持我的观点,特作此文,希望最高院、至少上海高院能够早日明确标准、避免混乱。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28日
浏览量:0
收藏
  • 回到顶部
  • 15601899900
  • QQ客服
  • 微信二维码